•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“人大立法工作”答问 2019-06-19
  • 加籍华裔丈夫携山西妻子创业卖龙虾月入30万|No.436 2019-06-19
  • 东风日产布局智能互联 “智行+”车联系统正式发布 2019-06-12
  • 走奋发图强之路,壮我中华科技实力。 2019-05-28
  • 习近平: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 为振兴老工业基地增添原动力 2019-05-22
  • 景区管理热点多发 安保机制遭受质疑 2019-05-22
  • 新款别克君越谍照曝光 这次要玩运动风? 2019-05-21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5-21
  • 懒人科技的又一巅峰  “动作识别笔”让生活更便捷 2019-05-21
  • 丰瑞祥亮相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 探索大数据下金融支付的发展方向 2019-05-21
  • 新简明中共党史辞典(1921 2019-05-15
  • 北欧的千湖之国被选为2018全球最幸福国家 2019-05-1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14
  • 外国人就医计划示范医院授牌 天津医院泰达医院获认定 2019-05-14
  • 竞争的失败者永远存在,只是生活程度不同而以。 2019-05-13
  •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> 修真小说 > 掠天记 > 第七百零三章 归墟之主

    彩票软件破解: 第七百零三章 归墟之主

   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www.hjtq.net   “你竟然不认识我?仔细看看小爷这张俊脸!”

      方行有些生气,初时看到这一群警戒的白衣修士,方行还是挺开心的,说明老邪把归墟管的不错,至少反应速度比以前归墟一盘散沙时强多了,但见这群王八蛋竟全然认不出自己,不分清红皂白就出手,却立时恼了起来,上次回归墟时,老邪已经召集了归墟各部来拜会自己,金丹境以上的修士可以说都与自己打过照面,哪怕只是一面,也该当对自己不陌生才是,

      再加上神秀小秃驴和大表姐就在身边呢,丢了面子找谁赔去?

      他决定给这群王八蛋最后一个机会,好好看看小爷是谁!

      却没想到,那群白衣修士里为首的一人,确实低头打量了他一眼,却也只是冷冷一瞥,便冷喝道:“管你们是哪里来的野和尚,太上道统出世,归墟已经不是以前那样来去自如,你们擅闯太上道山门,已是大罪,立刻束手就擒,谴送出去,若敢反抗,格杀勿论拿下!”

      轰!

      其他几名修士闻言,立刻各掣法器轰落了下来。

      却把个方行气的直接跳了起来:“我操,反了天了你们!”

      认不出自己也就罢了,还敢跟自己动手?

      这可真是让小∷∝,..魔头不开心了。

      轰!轰!轰!

      至少七八道神光同时向着方行打了下来,另外几人则向大表姐和神秀小和尚出了手。

      “妈蛋,小爷不抖抖威风你们是不知道我是谁啊……”

      方行恨的咬了咬牙,身形陡然间一闪。便已消失在了地上。再出现时。赫然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向他出手的白衣修士身后,抬手推了一把,这名白衣修士身形便跌了出去,几如陀螺般将周围的四五名修士都撞翻了,一时间,诸白衣修士阵型大乱,惊呼声响成了一片。

      “这野和尚是什么修为,速度竟如此之快?”

      那为首的白衣修士都被方行这一个举动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手中悄悄捏住了一块玉符。

      “你们是哪个氏部的人?就算认不出我来,也须得知道我的名字吧!”

      而方行出手之后,倒没有进一步的举动,只是负手立在了空中,面色很是不善的向着那个为首的白修士说道。毕竟对他来说,也只是教训一下这群不长眼的家伙,下杀手是不可能的,毕竟归墟之人,无论怎么说都算跟自己有一腿:“小爷就是你们的方行方大爷!”

      说完了之后,文丝不动。摆足了大爷派头,等着这群人下跪高呼“有眼不识泰山!”

      却没料。这一个名字说了出来,那几位修为较低的白衣修士,全然没什么反应,而那个金丹中境的为首修士,却猛得一颤,失手捏碎了指间的玉符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叫方行?”

      “你们这群王八蛋,我师兄可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方行么?还不快来拜见!”

      方行还未接口,神秀小和尚已经狗仗人势的跳了起来,耀武扬威的大喊。

      “好……好……小人吕先芒,拜见……归墟之主……”

      那金丹中境的修士眼中光芒闪了几闪,缓缓俯身行了一礼,品中恭谨说道。

      由他带了一个头,余下的修士也纷纷弯下了腰,迟疑的行礼。

      方行眉头皱了一下,却不动声色,索性拿足了派头,道:“老邪在哪里,带我去见他!”

      吕先芒道:“邪尊在北域太上道道统坐镇,不在墟内,小人先请墟主回宫吧!”

      “呵呵……好啊……”

      方行答应了下来,便朝神秀小和尚看了一眼,率先走在了前面。

      下方,那坐在怪鱼背上的大表姐欲言又止,最终却什么也没说,冷笑着跟了上来。

      那白衣修士吕先芒,便抢在前面带了路,一行十几人,前后护着方行与神秀、大表姐几人,向归墟深处赶去,此时的归墟却显得凶兽少了很多,想是当日方行为攻打皇甫家族地,放走了数量不少的凶兽,倒有大半未曾归来,使得这一片片山林,比往昔肃静了不少。

      路上,方行左右打量,若无其事,一副好奇满满的样子。

      神秀则更是惊奇,看到了什么都是一脸的惊讶,摸着大光头,赞叹不已。

      倒是大表姐淡定,坐在了怪鱼身上,低垂了眼睑,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。

      不多时,前方仙风阵阵,却有四五朵祥云迎了上来,云上赫然是四五位身穿白袍子的老者,皆是金丹大乘的修为,一个个满面堆笑,远远的便朝着方行行礼,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,更是大笑着迎了上来,远远便道:“墟主今日归来,我等心下放下了一块大石呀!”

      方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过来,伸出了双手,似要与自己把臂交谈,一动不动。

      而这老者,面上也闪过了一抹不愉之色,只是伸过来的双手却仍未停下,等到了方行身前丈余之时,这看似要握向方行双臂的手掌陡然间一翻,赫然捏起了一个印法,一身灵力狂飙,丹光犹如一道锋利无双的利剑,直向着方行胸口切了过来,而他的双手则化作了利爪,硬生生朝着方行的胸口插下,这一下之间,竟然就下了杀手,不留半点退路。

      与此同时,方行身后的吕先芒,也陡然间双手一按,却是祭起了一条黝黑的铁链,迎头朝着方行脖子上套了过来,同时百十道飞剑自袖子里飞出,插向方行背后。

      而面对着这一突变,面色淡漠的方行一动不动,似乎全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  吕先芒与那个金丹大乘的老者,面上已现出了一丝诡计得逞的喜色。

      但也就在他们术法即将降临到方行的身上时,方行却陡然间身形微偏,单手握拳,硬生生朝着前方的金丹大乘老者砸了过去,这一拳看起来也平平无奇,但却蕴含了难以言喻的恐怖力道,仅仅拳风乍起,便将横扫了过来的丹光破灭,而后一拳迎向了老者的双爪。

      “轰!”

      拳爪相接,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。

      但结果,却是那金丹大乘老者的锋利双爪,与方行看似平凡的拳头相触,却没有如愿以偿的撕裂的他的五指,而是锋利超过了神兵的指甲被寸寸崩断,弹向四方,而方行的拳头则无坚不催一般,直直砸在了金丹大乘老者的胸口位置,赫然砸进了一个坑去,此后,手掌却又再向上一提,还不等老者倒飞了出去,便扣住了他的脖子,硬生生将他从丈外拉了回来。

      至于身后袭来的飞剑,方行理都没有理,神秀小和尚在此时恰好念了一句佛谒,双手缓缓合什,那吕先芒手中的铁链乃至飞剑,便忽然间被一道难以形容的诡异力量牵引,同时向着神秀小和尚两只肥大的大袖飞了过去,尽皆没入了其中,再无一丝动静……

      只一式间,大长老便已被擒,震惊了周围诸修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    方行则是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五指一紧,提着那老修的脖子将他提到了空中,目光直视着他的双眼,冷声道:“归墟里面,金丹大乘的修士何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?竟然一下子出现了四五个我没见过的,别搞虚的了,告诉我,你们究竟是谁,老邪现在在哪里?”

      “墟主有法旨,擅闯归墟者格杀勿论,小和尚,你……”

      那被他擒住了的白须老修瞳孔缩紧,潜运灵力,低声冷喝,似欲威胁。

      “你说的墟主是谁?一头驴?”

      方行根本不理会他,在听到了他口中传出来的“墟主”二字时时,目光微怔,戏谑开口。

      “大胆狂徒,竟敢辱骂吾族少主……老夫要将你碎尸万……”

      老修听了方行的话,眉宇间怒气横生,张口厉叱。

      “不是驴?”

      方行目光却陡得一寒,忽然间五指用力,直接撕裂了他的脖子,而后手掌向上一扬,再而挥手下击,赫然直接拍在了他天灵盖上,连他那想要遁走的神魂一起拍灭了,之后收回了手掌,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,又看向了其他的几名修士:“他不肯说,就由你们来说好了!”

      “告诉我,你们说的那墟主是谁?”

      他此时心里有火,声音里便也杀气凛冽,却是真个动了杀心了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竟然杀了大供奉?”

      旁边的诸修,见到这一幕已经吓的说话都颤抖了。

      谁也不曾想到,这魔头竟然一语不发,就随手击毙了一位金丹大乘!

      真当这是街边的乞丐,田里的白菜吗?

      随手就给杀了?

      震惊过后,便是难以形容的怒气,另外一位金丹大乘的长老最快反应了过来,立刻便是双袖一展,祭起了两件法宝,同时大喝:“一起出手,速速擒下这魔头,生死勿论……”

      “杀!”

      周围的白衣修士对方行根本就没有半点客气可言,于一霎间,同时动了手。

      “到底他妈出了什么事啊……”

      方行气的牙痒,双拳紧紧捏住,一语不发,直接就轰了出去。

      无缘无故,他心里升起了一阵恼火,而且是他最难忍受的恼火……

      整个归墟之内,除了自己,还有谁敢自称墟主?

      难不成自己才十年未归,这归墟就已经不姓方了?

  •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“人大立法工作”答问 2019-06-19
  • 加籍华裔丈夫携山西妻子创业卖龙虾月入30万|No.436 2019-06-19
  • 东风日产布局智能互联 “智行+”车联系统正式发布 2019-06-12
  • 走奋发图强之路,壮我中华科技实力。 2019-05-28
  • 习近平: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 为振兴老工业基地增添原动力 2019-05-22
  • 景区管理热点多发 安保机制遭受质疑 2019-05-22
  • 新款别克君越谍照曝光 这次要玩运动风? 2019-05-21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5-21
  • 懒人科技的又一巅峰  “动作识别笔”让生活更便捷 2019-05-21
  • 丰瑞祥亮相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 探索大数据下金融支付的发展方向 2019-05-21
  • 新简明中共党史辞典(1921 2019-05-15
  • 北欧的千湖之国被选为2018全球最幸福国家 2019-05-1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14
  • 外国人就医计划示范医院授牌 天津医院泰达医院获认定 2019-05-14
  • 竞争的失败者永远存在,只是生活程度不同而以。 2019-05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