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沿汾河 一览众桥雄姿 2019-09-19
  • 这个上海老男人,写出了个不一样的上海 2019-09-18
  •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-09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9-09
  • “2018上影之夜”姜文等为“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”揭幕 2019-09-09
  •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-08-31
  • 三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持续增长 2019-08-24
  • 一个普通阿拉伯青年的中国梦(习近平讲故事) 2019-08-24
  •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增反避税条款堵税收漏洞 2019-08-23
  • 雀巢健康科学携手长和医疗共助脑瘫患儿康复 2019-08-22
  •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“极度残脑”,这是不是“客观事实”? 2019-08-21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-08-20
  • 深海鱼选食草的 教你几招聪明吃海鲜 2019-08-20
  • 好事要支持,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-08-19
  • 四届市委第五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 杨文英黄玉剑讲话 2019-08-18
  •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> 修真小说 > 掠天记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敖烈之志

    海南体彩开心论坛: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敖烈之志

   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www.hjtq.net   “很好,这群杀胚算是便宜了我了……”

      方行望着那卷轴上的名字越来越多,心里也是一阵欢喜,然后他便不动声色的心念一动,一缕神识沉入了识界之中,在下一刻,他神念所化的人影,便已经出现在了正于他识界之内修炼的诸人面前,沧澜海长公主敖贞、三太子敖烈,以及如今与方行关系莫逆的鹿叟、文先生、追随太虚宝宝的欢喜蛤蟆,还有在仙境时便纳入了麾下的追随者们,皆唤了过来!

      “哎哟,你们这小子过的舒坦啊,倒是大爷我自己在外面累死累活的……”

      一见了面,方行便诉起了苦。

      “明明是当初你不让我们跟着出去的,嫌带了累赘太麻烦……”

      在识界修炼的诸修见了方行回来,也是又惊又喜,说起来他们还真是感觉有一段时间没见方行了,虽然他回归识界,也只是一瞬间的事,但不遇到什么事的话,却从来想不起来回来,倒是让他们不得不在识界之内潜修,精研太虚仙王留下来的天书秘藏,实力皆是一个个的增加了不少,可对外面的事却几乎是一无所知,感觉自己都几乎要被方行遗忘了!

      “呵呵,以前不让你们出去,是怕露了马脚,也怕被人别人欺负了!”

      方行横着脸,有些洋洋得意的道:“现在却是不怕了,全都可以出去了,人人有仙命!”

      “仙命?”

      所有人在听到了这个名字时,全部都惊呆了。

      久久无人开口……

      他们可是了解仙命的价值的,当初为这一个玩意儿,都跟九头虫斗成什么了?

      而且他们也知道,这一次方行进入三十三天,最大的目的,便是寻找这一样条仙命!

      本来他们见到了方行,还想着问问,究竟有没有成功呢,可谁能想到,这厮一见面,就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大惊喜,不仅拿到了仙命,还拿到了不少,见面就要人手一条?

      这份震惊实在太厉害,倒使得诸修一时无人开口了。

      “哎呀呀,就知道没有咱师傅干不成的事……”

      倒是那群肥猪弟子,一个个都感觉理所当然,满面兴奋的凑了上来。

      可方行却是毫不客气踢飞了它们……

      这群王八蛋一个个的全是资源堆起来的,修行不努力,最高的也只是金丹,连元婴的边都没摸着呢,仙命虽然是好东西,但根本就不是它们能接触的,总不能当猪食喂了吧?

      “来来来,媳妇,小舅子过来,这两条先给你们……”

      踢飞了肥猪弟子,方行笑眯眯的看向了龙女与敖烈。

      仙命的数量是有限的,这一次他虽然收获不少,但却也不可能给外面那三百余散仙一人一颗,定然要先顾着识界里的那群人,毕竟论及亲疏,信任,甚至是某些反制之法,这些人也不是刚刚纳入了麾下的三百散仙比得上的,方行自己也明白,若真要将那三百人炼成自己麾下的仙兵,自己不见得有那耐心,也是要鹿叟、文先生及十将等人帮自己才有可能……

      这一次,连斩了神屠太岁、风君雨妾、仙君重霜,三大太乙上仙以及一名实力强大的神族生灵,十万散仙里也只活了下来三百余人,从这比例上来说说是十万散仙全军覆没也不为过了,对于浮屠天来说,这血祭底蕴已经甚是丰厚,起码会有三十余颗仙命诞生了出来……

      当然,这些仙命方行是不可能全部取走的,浮屠天意被镇压在这里,之所以可以苟延残喘,便是靠了仙命的支撑,若是全部取走了仙命,那浮屠天意也只会在岁月之中枯萎,一直到完全消失,最终化作星空中那无数的死星,是以,每一千升仙会,都会诞生出来差不多十条仙命,但最终奖励了出来的,也只有三条而已,倒有七条之多,是留给了浮屠天意的!

      而方行如今可没打算就要浮屠天意的命,也打算留几条给它。

      而最终,他可以动用的仙命,也就二十七八条的模样……

      当然,目前来说,却也是暂时够分的了。

      前面两条,自然是先给龙女与敖烈,这两人一个是大老婆,一个是小舅子,先分给他们天经地义,谁也不会有意见,而后面的,便又拿出了三条来,给了鹿叟,其中一条明言,便是给鹿叟用的,另外两条却是让他先收着,什么时候觉得文先生与欢喜蛤蟆可靠了,什么时候再给他们两个,毕竟那两个家伙都是因为机缘巧合才跟了方行,却谈不上有多么信任!

      分完了这几人,就又拿出了十条仙命,准备着分给在仙镜时就追随了方行的十位论道者,这十人曾经都是被太虚宝宝化出来的仙境引过去的,实力良莠不齐,不过因为修炼了太虚仙镜里的三卷天书,乱了道心,中了道瘾,内心里却一直以方行为尊,这忠心是极可靠的!

      当然了,仙命可以给他们,但也就因此引出来了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道心通明与否!

      要真个论起了道心,那除了方行之外,无论是鹿叟还是敖烈,甚至再加上长公主敖贞,统统都是没有道心的,又或者说是他们这些从天元沿着龙族仙路过来的人里,也惟有方行与九头虫二人是道心坚定通明的,其他的人,鹿叟与敖烈,是道心有瑕疵,曾经被三卷天书所迷,龙女则是根本就没有接触到道心这一层面,那十位护道者,根本就是直接乱了心智!

      虽是如此,他们也可以得到仙命,但修为根基上,却会出现极大的漏洞!

      几人聚在了一处,议论了半晌,却是得出了一个结论,他们依然可以成仙,只不过成仙之后,怕是修为难以寸进,在将来试图修炼至太乙乃至大罗境时,更是会有很大的凶险!

      除非,在他们炼化仙命之前,先去寻见自己的道心!

      不然的话,修为愈高,道心也就越难通明了……

      而面对这个问题,不同的人,却也有不同的选择,各有顾虑!

      “各人有各人的命数,这一段时间,我在姐夫的识界里潜心修行,也悟透了许多,以前我得天独厚,被姐夫赠予了造化雷池的大机缘,但心磨炼上着实差得远,便是遥遥仙路之上,也多亏了姐夫的照料,多有任之举,却对自己的修行无益,如今,姐夫更是直接把仙命都送到我面前来了,我若是顺理成章的接了,那恐怕早晚会成为一个饭来张口的废物!”

      第一个站了出来,态度坚定的,却是沧澜海三太子敖烈,他的目光从方行、龙女的脸上扫过,笑的十分平静,明朗,但口吻却不容人置疑:“所以姐夫你给我的仙命,我会留着,但我不会立刻就化仙,我要出去磨炼一般,恰好姐夫这里有那仙君重霜带来的消息,据说六魔天那里,还有一部分龙族之人,处境艰难,我打算过去看看那里的况,帮助他们,也算是通过这样的环境磨炼自己了,等你们再见我时,我想就轮到了我?;つ忝橇礁隽恕?/p>

      “这个啊……”

      方行微微有些犹豫,沉吟了起来。

      “可你现在的实力……”

      龙女也明显有些担忧,神犹豫不决。

      “姐姐,姐夫,我可是一条真龙,总不能一直被你们当猪养吧?”

      三太子敖烈闻言却笑着抬起了头来,虽是在说笑,但神却非常的认真。

      “当猪养有什么不好的,吃的好,睡的好,修行也容易呢……”

      那群肥猪弟子闻言,登时一个个老大的不高兴,齐齐向着敖烈怒目而视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“那好,你去吧!”

      方行听了,也只是微一琢磨,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。

      照他的本,自然更希望敖烈跟着自己,当猪养着也无所谓,别出啥事才好,但真个从长辈的角度来看的话,却也知道,敖烈的做法也是对的,他确实需要一番真正的磨炼!

      若说敖烈幼时的生活太过悲惨的话,那么他现在无疑就是太顺利了,方行的照拂使得他几乎没有任何风险,修为一路飙升到了如今的境界,甚至还可以直接成仙,可是这样修为是有长进了,但心境却几乎没有半分提升,当初以它堂堂真龙的资质,却被太虚仙王留下来的三卷天书迷了心智,失了道心,便可见他在心一道,实在是已经有了很大的缺漏……

      而如今,他自愿去磨砺一番,对他的修为乃至心,都有很大的好处!

      当然,风险也是有的,但若无风险,又怎称磨砺?

      “唉,你总归是要小心些……”

      龙女见方行做下了决定,心里纵然不舍,却也只能轻叹一声,答应了下来,她毕竟也是堂堂真龙,心高气傲,又岂能不会理解,自己的弟弟这个选择,乃是真正正确的做法?

      “你要去便去,各种宝贝我都分给你,不过也有个条件!”

      方行沉吟了一番,却表异常凝重的开口道。

      “什么条件?”

      敖烈微微一怔,也认真的问道。

      方行却是忽然一笑,指向了那群肥猪弟子:“把这群猪带上,一个个都懒的不像话了!”

      “???”

      一群正在幸灾乐祸看着敖烈的肥猪弟子都彻底呆了,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      “唔……”

      敖烈也笑了起来,不怀好意的扫过了那群猪:“必要的时候,许出现伤亡吗?”

      方行回答的异常干脆:“别死光了就行!”

  • 沿汾河 一览众桥雄姿 2019-09-19
  • 这个上海老男人,写出了个不一样的上海 2019-09-18
  • 哈萨克斯坦今年启动290MW太阳能发电项目 2019-09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9-09
  • “2018上影之夜”姜文等为“谢晋经典电影回顾展”揭幕 2019-09-09
  • 世界小姐张梓琳练功晒逆天长腿 被调侃心疼屋顶 2019-08-31
  • 三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持续增长 2019-08-24
  • 一个普通阿拉伯青年的中国梦(习近平讲故事) 2019-08-24
  •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增反避税条款堵税收漏洞 2019-08-23
  • 雀巢健康科学携手长和医疗共助脑瘫患儿康复 2019-08-22
  • 你在人民网上公开辱骂爱因斯坦是“极度残脑”,这是不是“客观事实”? 2019-08-21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年年岁岁扒龙舟 广州今年河水最清澈 2019-08-20
  • 深海鱼选食草的 教你几招聪明吃海鲜 2019-08-20
  • 好事要支持,解决劳动力更是好事 2019-08-19
  • 四届市委第五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 杨文英黄玉剑讲话 2019-08-18
  • 赌博专用眼镜牌 开乐彩 一分赛车开奖走势图 清扬胜利足球王子的故事 娱乐国际官方网站 弘宇娱乐平台路线 江苏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大全 河南快3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ag真人的游戏官网 河南22选5开奖走势 重庆百变王牌高手技巧 足彩4场进球技巧 最好的四肖中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