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塔里木油田:沙漠深处谱写科技生态篇章 2019-04-23
  •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-04-16
  • 夏季防暑 专家推荐三款养生饮料 2019-04-16
  • 多余的解释,看看设计书。 2019-04-13
  •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12
  •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4-10
  • 这个世界互联融通的途径很多,不仅有世界杯,还有酒世界杯 五粮液 2019-04-02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4-01
  • 行摄最美乡村丹巴“美人谷”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1
  • 安徽构建“三有”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-03-28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3-20
  • 多交140分“亚裔税”?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-03-20
  •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> 历史小说 > 梦入红楼 > 第八一五章 俏平儿落网

   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连线: 第八一五章 俏平儿落网

   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www.hjtq.net   第二日,贾清照常去给贾母请安。

      贾母并没有推病不见,只是还是意兴阑珊。见此贾清很识趣的退下了。

      再去王夫人院见了王夫人,恳请王夫人为迎春的事费心。

      王夫人并没有多余的话,应下了此事。

      贾清拜别出来。

      走到王熙凤院外的时候,正看见平儿在逗着巧姐满院里跑。

      一大一小,两个美女,看起来很养眼。

      小孩子眼尖,看见贾清,立马叫道:“二叔!二叔快进来陪我玩??!”

      三四岁的小姑娘,可爱又淘气。

      见她脚步飞快的冲出来,贾清怕她跌着,便几步上前将她抱了起来。

      “波?!毙⊙就纷钕不抖辶?,会陪着她玩。不像娘亲,不陪她玩,还总教训她。

      她知道二叔最喜欢亲亲,所以被抱起来第一时间就在二叔的脸上香了一个。

      “哈哈,巧姐儿真乖。瞧,这是什么?”

      “哇,是小鸟!”

      贾清从兜里摸出一只刚孵出来不久的小鸟,羽翼都没有张开,毛茸茸的,煞是可爱,是贾清刚刚在前院大树上的鸟窝里捡来的。

      本来准备拿去讨好惜春的,这会子便拿来逗小丫头了。

      小丫头得了爱物,便不理贾清,只捧着玩,还用刚刚亲过贾清的小嘴去亲小鸟。

      贾清嘱咐道:“小鸟还没长大,你可不许伤害它,不然它妈妈会伤心的?!?/p>

      “嗯,我不会伤害它的,我要好好照顾它,给它吃饭、喝水?!鼻山愣苋险娴牡阃?。

      王熙凤从屋里出来看见,笑道:“还说是国公爷呢,竟学小孩子掏鸟窝?!?/p>

      一边又道:“平儿,还不让你家二爷进屋喝口茶?”

      平儿暗道:是你家二爷!

      不过迎上贾清的眼神,便心慌的跑进屋了。

      贾清进屋不久,王熙凤进来把巧姐抱走,临走前给了贾清一个神秘的眼神。

      平儿将茶盏端到贾清面前,便出去了。

      贾清拿起茶来嘬了一口,就听房门外传来王熙凤的声音:“你不在里面伺候,跑出来干什么?”

      贾清心头一笑。

      王熙凤倒还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他,喜欢和这样的人交往。

      轻轻放下茶杯,瞧着又走进来站在角落的平儿,贾清道:“平儿姐姐,我长得很丑么?”

      平儿抬头看了贾清一眼,摇摇头。

      “那你做什么站那么远?”

      平儿不语。

      贾清又道:“茶凉了,给我换一杯过来?!?/p>

      虽知道这是贾清故意刁难,平儿还是走过来准备拿走,换一杯茶过来。

      “你?……”平儿脸色通红,瞪着贾清。

      贾清抓着平儿的手,笑道:“平儿姐姐,我就这么怕人?”

      平儿见贾清没有别的动作,才不挣扎了,又见贾清问的认真,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道:“难道二爷还觉得自己平易近人?也没见哪个当爷的这般见面就抓着人家手的!”

      贾清不服道:“宝玉难道不是?”

      平儿白了一眼。

      贾宝玉可不敢对她造次分毫。

      贾清才不管,一个用劲儿把她拉进怀里,道:“不行,今日本国公还真要与你这小丫鬟好好分说分说!

      既然你说我是爷,那你见谁家丫鬟看见爷不是藏着就是躲着的?”

      “你放开我?!?/p>

      “先回答我的问题?!?/p>

      平儿脸便红了,道:“谁叫你总是不安好心……”

      贾清乐了,道:“什么叫不安好心?凤姐姐可是把你送给我了,难道你连她的命令也不尊了?”

      “呸,你们两个都是不害臊的,做出那些勾当,还合起伙来糟蹋我!”

      平儿似很生气的说。

      但是贾清体察入微。他敏锐的发现,其实平儿对他并没有表现上那般抗拒,毕竟人的身体是骗不了人的。这会子她坐在自己怀里,也没怎么挣扎了……

      贾清心里这才平衡。

      他就说嘛,以他的魅力,怎么会有丫鬟真的讨厌他呢?

      “明明是你奶奶心疼你,叫我好好疼你才对?怎么就是糟蹋你了,我的’平’姑娘?”

      贾清特意咬重“平”字,并盯着平儿前面的山峦。平儿穿着保守,不似王熙凤那样可见山峦,所以一眼看去颇为平坦……

      平儿顿时满面通红,怒道:“浪荡子!”然后便又开始挣扎:“放我起来,不然我可喊了!”

      贾清才不信她会喊,不说王熙凤就在外面放风,就是让人知道了也没什么……

      毕竟昨天贾清才亲眼看到贾琏滚他老子贾赦姨娘的床单,平儿算起来也就是丫鬟而已。

      其实说起来贾清也非一定要对平儿如何。平儿是贾府少有的立身极正,无论人品还是样貌,都是属于最好的那几个。最关键的是,其完全不似主子王熙凤那样张扬跋扈,整个人随时透露出的都是中正平和之气,这一点,竟与宝钗相似??墒潜︻问谴蠹夜胄?,而她不过是丫鬟,一个丫鬟能保持这种气质,令人钦佩。

      也就常有人调侃,她与王熙凤主仆两个,应该对调个身份才好。

      如果仅是这样也就罢了,谨遵纲常伦理、三从四德的女子,虽然令人钦佩,却着实少了一些“趣味”,比如李纨??墒羌智寤谟幸凰疤煅邸?,却知道,平儿不为常人所知的那一面。

      她绝不是一个没有情调的女人。

      一个能在撩拨出男子的火气之后理直气壮的说出“我浪我的,谁叫你自己个儿上火了?”这样话的女子,岂止是有情调?简直是收放自如啊……

      这样的女子,堪称完人。贾清如何不喜欢?

      不过基于贾清知道身边女人已经不少,他其实并没有一定要占有平儿的意思。起先也不过是调戏过一两次,还是不动手的那种。

      可是随着王熙凤点火,让平儿每次见到他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跑开。一次两次还不算什么,次数多了,还真就“浪”上他的火气来!

      故而今日他终于不打算憋着了,试探性的出了手。

      结果令他很舒心。

      平儿到底是个正常的女人,对自己抵抗能力也就表面上的而已。

      平儿挣着挣着不敢挣了。因为她发现这样于事无补不说,倒像是在勾引贾清一样?;赝芬豢醇智逖劾锕黄鹆嘶鸹?。

      这种眼光她从贾琏那里看得多了,每次贾琏都会忍不住扑上来??墒撬劳跷醴锏男宰?,并不敢迁就贾琏,被拒绝的次数多了,贾琏也就不来招惹她了。

      哪个男人也忍受不了永远只能看不能吃的煎熬。

      可是贾清不是贾琏,他并没有急色的“冲上来”,而是突然深情款款的看着她,道:“平儿姐姐真的很讨厌我?”

      平儿心头一颤。任她如何正派,可她终究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家而已。

      贾清本来生的风度翩翩,神采俊逸。身份又如同炙星般璀璨耀眼。再加上性格平和,无一丝狂躁之气。

      这样的男子,遍数世间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来。此时却对着她含情脉脉,温言软雨。

      平儿的心砰砰直跳。

      她知道,自己快要软化了。

      “没,没有的事……”

      她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    贾清心内得意一笑,面上却依旧苍凉,似因为没得到她的芳心而忧郁难止。

      “那平姐姐为何总据我千里之外,不让我亲近?”

      “没,没有……”

      贾清不说话了,忽然低头,噙住了平儿的双唇。

      “唔唔~”可惜只来的浅尝一番就被平儿推开,道:“二爷请自重,我是琏二爷的人……”

      贾清一怔。他明明看得出来平儿已经动情了。

      他松开她。颇为失落的道:

      “平儿姐姐很喜欢琏二哥?”

      就算他喜欢平儿,但若是她心有所属,贾清不愿霸道欺人,强占于她。

      否则,一旦突破自己的底线,以他的权位,以后便会一发不可收拾。他并不想让自己成为贾赦、贾珍那样的人。

      平儿得到自由,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解脱的感觉??醋偶智蹇⌒愕难垌心悄ㄊ?,她芳心颤抖。

      二爷,真的喜欢她……

      二爷,本可以用强的……

      世间,竟真有这般男儿!

      平儿站在原地,犹豫了很久,终于回道:“一女,不侍二夫?!?/p>

      贾清一愣,这个时候给自己说女则做什么。忽然,贾清明白过来,心中震动。

      斯女,何其洁也。

      他站起来,拦腰抱起她,道:“从今日起,你独属于我,是我贾清的女人,旁人,皆不可再染指?!?/p>

      此时平儿没再挣扎,她知道贾清明白了她的意思,也知道贾清定然能做到。

      埋头在贾清怀里,忽然又羞道:“不要在这儿,这是奶奶的床?!?/p>

      贾清不爽道:“她使唤了你这么多年,当了你这么多年主子。今日,我便要让你光明正大躺在这张’主子床‘之上,成为我的女人!”

      “唔,不行啊……”

      可惜,她反对的声音,被贾清忽略。轻轻将她放在软榻上,贾清,也伏身上去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

      

  • 塔里木油田:沙漠深处谱写科技生态篇章 2019-04-23
  • 河北省实施中医药强省建设人才支撑计划 2019-04-16
  • 夏季防暑 专家推荐三款养生饮料 2019-04-16
  • 多余的解释,看看设计书。 2019-04-13
  •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12
  •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4-10
  • 这个世界互联融通的途径很多,不仅有世界杯,还有酒世界杯 五粮液 2019-04-02
  • 深化殡葬改革 推进移风易俗 胡世忠主持座谈会 2019-04-01
  • 行摄最美乡村丹巴“美人谷”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1
  • 安徽构建“三有”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-03-28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3-20
  • 多交140分“亚裔税”?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-03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