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3-20
  • 多交140分“亚裔税”?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-03-20
  •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> 其他小说 > 沧海纪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

    七星彩2012基本走势图: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

    海南七星彩现场直播 www.hjtq.net   一场完全超出了预料之外的埋伏,一下子打散了呼延实心中的侥幸与自信,他从未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样一个惨烈的场面,他也从未想过,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敌人给算计得如此清楚,清楚到他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的身边出了叛徒。

      呼延实环顾着四周混乱的景象,看着那些往昔的部下们一个接一个地惨叫着倒下,心中百感交集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,有悲伤,也有自责,既有不忍,更有犹豫。

      是打,还是撤,这是一个问题。

      可他却必须要替所有人做一个选择。

      他的嘴唇都因为用力过大而颤抖了起来,不光如此,他脸上的肌肉都在随着发力而抖动,就连整个身子,也在颤动,天知道他为了下定决心而耗费了多大的力气。

      “撤退!撤退!”

     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,用吼的方式大声疾呼着,同时也在那名忠心耿耿的副官以及其他贴身侍从们的护送下,一齐朝着来时的方向飞速撤退而去。

      有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,只要他能够回去,那就够了,只要他呼延实没有窝窝囊囊地死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,他就有信心让敌人未来也吃下同样的苦头!

      但头顶的山坡上,站在高处的曹焱,亦是同时注意到了他。

      曹焱没有参与绞杀这些杂兵的任务,因为他一直都在找一个人,那就是身在军中的呼延实。

      兵对兵,将对将,他们各有各的任务,有时候,就需要他来一锤定音!

      因为底下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杂乱,而他又不清楚对方具体长什么样子,所以一直没有贸然出手。

      好的猎人,总是拥有远胜常人的耐心,越是能熬的,往往收获也是越多的。

      而现在,他已经知道了敌人的位置。

      远处那个被一群人护在最中间,一直在竭力地指挥着其他人进行撤退的人,一定是呼延实无误。

      哪怕过于显眼,他也不相信对方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急智找人冒充。

      曹焱的目光森然,饱含杀意,既然找到了目标,那就到了他出手的时候了。

      手中的长弓迅速举起,他手一伸,将一支羽箭搭上弓弦,遥遥指向对方,一用力,手臂的肌肉将上身的衣服都撑得紧绷,为了拉满这张特制的大弓,的确需要付出极大的力气。

     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!

      “死!”

      不用过多瞄准,因为他早已经过了千万次的练习,一切都已经烂熟于心,却见他扣住箭矢的手指一松,弓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炸响,往回蹦弹回去的瞬间,箭已借着这股巨力飞出。

      其实也不过就是几百米的距离,一支箭能用上几息的时间?

      尤其是此刻底下人的叫喊声,惨呼声,马儿的嘶鸣声,全部交错在了一起,乱作一团,按说本不该有人会注意到这支射向呼延实的致命一箭,但兴许是他命不该绝,那个身中数箭,已经是重伤垂死的副官,却是突然间福至心灵,从重重嘈杂的声音之中听到了一道刺耳的破空声。

      他知道那是什么声音,更清楚它会射向何方。

      “咻!”

      也不知是从哪儿生出来的力气,他突然挣脱开了一直搀扶着自己的人,一下子扑向了旁边的呼延实。

      “将军小心!”

      下一刻,一支势在必得的箭矢从他的背后穿入,刺破了胸腔,穿过了他的身体,然后继续射向了呼延实,不过因为他被推了一下的缘故,只是肩膀中箭罢了。

      羽箭卡在了骨头的中间不动,但力道却透体而出,带得呼延实整个人都差点倒下去,可见上面附着的力量之大。

      饶是呼延实这样铁打的汉子,亦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,当下捂着肩膀,忍不住回头望去,却是正巧与曹焱对上了眼。

      一老一少两个对手,这是第一次见到了彼此。

      曹焱的神色冷冽,却是丝毫没有因为刚才一击不中而气馁,反倒是立马一拍火神子,手持方天画戟,从山坡上径直冲了下来。

      “真是好运!”

      “好勇武的小子!”

      两人各自在心中嘀咕了一句,呼延实再看向身边,被人扶着,已经是奄奄一息,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副官,心中那是难受至极。

      这可是跟了自己一十三年的人啊,自己可是看着他长大,朝夕相处,说是半个儿子也不无不可,可在今日,就因为自己的一个决策失误,他为了?;ぷ约憾サ惺?,自己又怎能不内疚,不痛苦呢?

      “将,将军,快,快走??!”

      他此刻已经只有出的气,没了进的气,却依旧强打起精神,催促着呼延实赶紧离开。

      旁边的人看得亦是暗自抹泪,却不知是该扶他还是不该。

      虽然这个场面看得人心酸,但战场之上,容不得丝毫犹豫,呼延实只能把一切情绪都压在了心头,一咬牙,大喝道:“走!”

      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曹焱便已经与来阻拦自己的人交上了手。

      这些人士兵的战斗力,也的确是比先前那些被人故意放出来的诱饵们强了不少,只不过能与他对上两回合的,还是依然没有一人。

      方天画戟本就是重兵器,他随手一压,借着冲势,敌人基本上一个照面便扛不住被砸飞了出去,这样落在地上,哪怕就是不死,短时间内也没了反抗的力气。

      “尔等休走!”

      曹焱猛然大喝一声,如那蛟龙出海,声势惊人,火神子知其心意,脚下一使劲,竟然凭空跃起三丈高,跳过了一群来阻拦自己主人的人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,远行而去,这不亏是绝世神驹,就只一下,便死死地咬住了还在逃跑之中的呼延实等人。

      眼看对方靠着那匹神异战马的脚力,竟然一直在拉近着距离,这些人心中虽然骇然,但也干脆,便直接返身阻拦。

      他们可以死,大将军不能死!

      “尔等不过土鸡瓦狗,也配来本将军面前献丑?”

      曹焱不屑一笑,只将手中兵器一舞,便倒飞出去数人,唯有一人挡住了这一击,然后拍马持刀攻来。

      “贼子休要猖狂!”

      他双手持刀,脸上表情狰狞无比,一拧身,便将手中大刀斜劈过来。

      就看那样子,也知道并非易与之辈。

      曹焱却是不惧,猛然大喝一声,一招白蟒出林,直接挑开了对方斜劈过来的大刀,后者只感觉虎口一酸,大刀差点握不住飞出去,心中惊骇,下意识地就想转身逃走。

      可他哪儿能跑得过火神子这样的神驹。

      “死来!”

      一招黄龙闹海,方天画戟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在了此人后心,后者惨叫一声,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,直接松开了手中的大刀,栽下马去,生死不知。

      就在他们过招的同时,其他的罗刹族们也没闲着,都在跟着伊华沙一起往下面冲杀,底下这五千人,从刚才的一个照面,几轮箭雨下来,伤亡便已经达到了两千,彼此又是人挤人,前面的人上不去,后面的人刹不住,窝在一起,连骑兵最基本的优势都施展不开,又哪里能是他们的对手呢。

      若是双方摆开阵势开打,这些未经训练,连阵法合击之术都不懂的罗刹族,又哪里能是他们的对手,奈何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全在对方的手上,那自然是落得一败涂地,毫无反抗之力。

      再加上底下的人眼看主帅都跑了,大多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,个个都想撤退,这就导致场面更加混乱,没几下便就成了一面倒的屠杀,不过倒也有人知道跑不掉了,也就回身拼命,短时间内倒是与罗刹族的骑兵们彼此僵持住了。

      曹焱却是不管这些,这些都不是他该操心的问题,因为若是到了这种地步还打不过,那他也没办法了。

      他要做的,就是一个字,追!

      所谓是趁你病,要你命,这时候不追,更待何时?

      若是放虎归山,任凭呼延实回到了大部队里躲起来,自己还能有今天这个机会么?

      当然是不可能的!

      所以他必须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
      一锤定音,一举建功!

      火神子的速度极快,双鼻之中随着奔跑而喷出滚滚浓烟,神异无比,四周的马匹都瑟瑟发抖不敢动弹,这更是让那些猝不及防的卫国骑士们倒了大霉,一个个因此愣神而被偷袭成功,含恨而终。

      最前方,十来人护着肩膀受伤的呼延实一路奔驰,一旦看到那个年轻的小子要追上来了,便立刻有人回头拿命阻拦,中间绝无二语,这一来二去,倒还真是被他们拉开了不少距离。

      “你就只敢逃么?呼延实!你这个卫国的懦夫!你可敢与我一战?”

      曹焱一招力劈华山,直接将来人斩落马下,眼看距离迟迟不能拉近,却是忍不住出言相激。

      呼延实捂着受伤的肩膀,嘴唇都血液的流逝而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,他在马上转过头,看向对方,当下强行提气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      他是真的好奇,如此神勇之人,总不该是无名之辈才对,而且还如此年轻,却可将他呼延实逼入眼下的绝境,这简直可谓是未来将星,成就不可限量。

      “取你性命之人!”

      曹焱拍马赶上,最后两人对视一眼,一起转身迎上,这已经是呼延实身边最后的防御力量了。

      “将军快走!”

      两人一边喊,一边一左一右地夹攻而来,曹焱冷哼一声,虽然心中烦躁,却也不能潦草应付,当下便提起精神,以一敌二,毫不落下风。

      事实上,若不是见此人实在是神勇难挡,担心生出什么意外,其他人只怕早就一拥而上了。

      片刻之后,使劲浑身解数的曹焱,终于将两人都斩落马下,不过前方的呼延实,却是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      有这忠心耿耿的两人以命拖延,这片刻的时间,已经够他跑出去很远了,毕竟呼延实怎么说也是卫国大将军,在卫国的地位极高,他所乘之马,又岂能是坏马?

      就算比不得火神子这种万里挑一的神驹,当也是脚力极好的良驹才对。

      可燕州好就好在视野开阔,这一片又一片的大草原,很少有地方可以让人躲藏,只要自己能一路顺着追下去,迟早是可以追上对方的。

      曹焱没有半分的犹豫,杀伐果决,本就是军中人的特质,当下他便赶紧催促着火神子继续前进追杀。

      通过刚才的激将之法,曹焱总算是能够确定对方的确就是卫国的大将军呼延实,那只要他能将呼延实枭首此地,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,都是值得的!
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3-20
  • 多交140分“亚裔税”?哈佛大学被控歧视亚裔学生 2019-03-20